<td id="vzm40"><strong id="vzm40"></strong></td>
<video id="vzm40"></video>

    1. <nobr id="vzm40"><form id="vzm40"></form></nobr>
      <label id="vzm40"></label>

        <strong id="vzm40"><nav id="vzm40"></nav></strong>
        <nobr id="vzm40"><li id="vzm40"></li></nobr>
        <td id="vzm40"><b id="vzm40"></b></td>

        日本經濟向好的拐點出現了嗎?
        來源:證券時報網作者:韓和元2023-12-14 06:55

        韓和元.jpg

        【和而不同】

        目前日本經濟的這輪反彈,或許更多地受益于國際產業鏈的重構。

        韓和元

        今年以來日本經濟明顯反彈,多項指標錄得亮麗的數據。據此,有人認為,日本經濟正在擺脫通縮的陰影。有人甚至認為,日本經濟向好的拐點已經出現。但我的看法是,斷言日本經濟向好的拐點已經出現,為時尚早。

        其一,“失落的三十年”里,日本經濟并非水平發展。事實上,從2002年到2007年,受益于前首相小泉純一郎一系列的改革舉措,日本經濟曾一度出現過一波小反彈。2003年開始,日本GDP(國內生產總值)錄得1.54%的增長,2004年該數值為2.19%,2005年該數值為1.8%,2006年該數值為1.37%。自此,日本經濟走出了此前12年三度衰退的陰霾。同期的日本,按照資產價格表現排序,總體趨勢為股票>外匯>債券;從2003年至2006年,股票市場表現最為優秀,而2002年和2007年則是日元市場表現更加出色。不過,小泉時代日本經濟雖曾強勁復蘇過,但并未改變日本失落的整體趨勢。2008年,全球金融危機爆發,日本經濟再度衰退。隨后,日本政治局勢再次頻繁變動,日本經濟也隨之再度陷入低迷。

        其二,困擾日本經濟增長的根本問題始終沒有得到有效解決。首先表現為,日本政府長期采用的包括低利率及量化寬松(QE)在內的貨幣政策,已然成為絞殺其國家競爭力優勢的罪魁禍首。隨著20世紀80、90年代一輪新的國際產業轉移,新趨勢已經不可避免地出現??上У氖?,隨著大泡沫的破滅,日本政府一味地只顧眼前利益,采取寬松的貨幣政策和積極的財政政策,而不是順勢殺死僵尸企業、出清債務、加快產業結構升級,結果是支撐了其原有的產業模式。在這種背景下,日本根本無法享受到中國、韓國這樣的新興經濟體大發展所帶來的好處。相反,由于新興經濟體加入戰團,使得日本國內產業逐漸趨于疲敝——受制于土地成本、勞動力成本高企,日本在中低端產品上,無法與中國、韓國等國展開競爭。而由于無法實現產業轉型升級,日本在高端產品方面也開始變得無法與歐美國家展開有效的競爭。寬松的貨幣政策,導致日本固化了原有產業結構,喪失了新陳代謝的功能,結果是其經濟日漸“僵尸化”,這正是日本經濟增長停滯的根本原因。

        此外,畸高的債務率也是拖累日本經濟增長的重要原因。從20世紀90年代以來的30多年,日本一般政府總債務占GDP比重持續攀升,且增速極快。根據IMF數據,1990年日本一般政府總債務占GDP比重僅有69%,但1996年就突破100%,2009年突破200%,2022年則高達261%。32年間,每年平均提高6個百分點。橫向來看,日本成為世界主要經濟體中政府債務率最高的國家,其他國家與日本相比差距巨大。例如,2022年主要經濟體的政府債務率分別為:美國122%、法國111%、德國67%、英國103%、韓國54%、印度83%、中國77%,均遠遠不及日本。從日本央行的數據來看,2022年日本國家政府債務總計是GDP的2.2倍,是中央政府預算稅收收入的19倍。

        2010年初,哈佛大學的兩名經濟學教授萊因哈特(Carmen Reinhart)和羅格夫(Kenneth Rogoff)聯名發表了一篇題為《債務時代的增長》的學術論文,研究公共債務與經濟增長的關系。他們研究了44個國家200年來的數據后發現:當一國或地區的債務占其GDP的比重超過90%,那么該國的經濟增長往往比債務低于GDP比重90%的國家更慢,即一個國家的政府債務率超過90%的閾值后,其經濟增速將顯著下降。當然,這篇論文也遭到了學術界的廣泛批評。原因是兩位經濟學家在研究時,出現了“數據處理錯誤”,或更一般地講“統計錯誤”。但批評意見認為,上述論文的第一點,即“當一國或地區的債務占其GDP的比重超過90%,那么該國的經濟增長往往比債務低于GDP比重90%的國家更慢”仍然是正確的。這就從另一個角度,部分地解釋了日本經濟為何持續低迷。

        目前日本經濟的這輪反彈,或許更多地受益于國際產業鏈的重構。隨著中美競爭加劇,美歐提出“再工業化”推動制造業回流,并通過近岸外包、友岸外包降低產業鏈、供應鏈對中國等發展中國家的依賴。美國試圖以“脫鉤斷鏈”“小院高墻”策略增強對中國價值鏈的“低端鎖定”和“高端封鎖”。而日本在人力資源、管理經驗方面,無疑保有優勢。據日媒報道,2021年以來進入日本半導體產業的外資已超過140億美元。但是,對于日本而言,這種由于特殊國際環境帶來的利好是否能夠長期持續,需要打一個問號。正是這個疑問的存在,讓日本未來的經濟增長前景充滿變數。

        (作者系廣州經濟學者)

        本報專欄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。

        責任編輯: 楊國強
        聲明:證券時報力求信息真實、準確,文章提及內容僅供參考,不構成實質性投資建議,據此操作風險自擔
        下載“證券時報”官方APP,或關注官方微信公眾號,即可隨時了解股市動態,洞察政策信息,把握財富機會。
        網友評論
        登錄后可以發言
        發送
        網友評論僅供其表達個人看法,并不表明證券時報立場
        暫無評論
        為你推薦
        時報熱榜
        換一換
          熱點視頻
          換一換
          台湾SWAG官方网站进入方法,欧美97人人模人人爽人人喊小说,60分钟吃胸视频免费观看,国产雏女破苞在线播放
          <td id="vzm40"><strong id="vzm40"></strong></td>
          <video id="vzm40"></video>

            1. <nobr id="vzm40"><form id="vzm40"></form></nobr>
              <label id="vzm40"></label>

                <strong id="vzm40"><nav id="vzm40"></nav></strong>
                <nobr id="vzm40"><li id="vzm40"></li></nobr>
                <td id="vzm40"><b id="vzm40"></b></td>